Tag: climbing

  1. 向着秘鲁的后花园进发

    “哦,你要去秘鲁啊,什么时候上马丘比丘?” ”我去爬山,不去马丘比丘“ ”啊?什么?“ 这是我在去秘鲁的飞机上用过最多的开场白。马丘比丘虽好,羊驼虽然可爱,可是自从两年前在Huaraz附近圣克鲁兹峡谷走了3天之后,那些白雪皑皑的尖顶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Alpamayo日落 准备将7个人的行李装在9个驴子的背上,其中包括十几公斤的食物 2016年7月由加州俱乐部组成的7人登山团队终于成行了。带队的三个人分别是登山俱乐部的会长Darren,拉丁美洲历史教授Damian,和画家Kelvin。他们在美国都有非常丰富的攀登经验,我们剩下的4个人可以说都是“包袱”。 圣克鲁兹峡谷 4300米 累了一天的驴子 从我们进山第一天开始,每天下午4点山里面就下起小雨。起初两天还只是厚重的雾,并无大碍。第三天我们用了5个多小时的艰苦攀登把一半的装备从4300m的一号营地移到5000m的二号营地,回来之后大家都累得跟驴一样。这是小雨又不合时宜的漂了过来。在我们一号营地周围的两队人都是人均话费数千美金请的职业向导队,每个队伍都有个大帐篷做避雨“宝殿”。我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干爽明亮的餐桌,咽下自己的口水,钻进自己的小睡袋里面闷着。唯独Kelvin在外面一边用钢锉打磨自己的冰斧,一边还大叫“Alpamayo我把我(斧)的齿都献给你了”,旁边的队友也接着玩笑,“希望牙仙保佑”。(冰斧上有多个齿,在使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被磨短,所以齿的数量会随着打磨的程度减少) Kelvin专心打磨冰镐 平心而论,…

    on climbing

  2. Adventures with the Dessert Towers

    An (Unpleasant) Encounter with Calcite Calcite is a carbonate mineral and the most stable polymorph of calcium carbonate (CaCO3). The other polymorphs are the minerals aragonite and vaterite. Aragonite will change to calcite at 380–470 °C, and vaterite is even less stable. Wikipedia Before going to Castleton Tower in…

    on climbing

  3. One Gram At A Time

    I never imagined there would be such a big roof that could be climbed. 100 meters of fresh air licks your feet while you are moving on across a blank wall sparingly dotted with crystal edges. Like the splashes on the mirror while you are washing hands in the bathroom,…

    on climbing

  4. 牙关是用来咬的

    上星期去爬美国本土最高峰惠特尼(Whitney)和北美最经典50条攀岩线路之一的鲁塞尔峰(Russell)鱼钩脊,算得上是千辛万苦的翻山越岭。像20公斤的背包、每天500米的上升海拔、超过13个小时的活动时间都是早就料到的家常便饭。不过在此之上,攀岩者还需要极好的口腔素质,因为要所要处理的情况里面有太多是咬紧牙关硬着头皮才啃得下去。 扎营的头一天山风阵阵持续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想带上隐形眼镜,刚用手指把眼镜从眼镜盒里面粘出来,就被山风笑呼呼的吹走了。没有隐形眼镜可以带了。 这山风挂了一夜也算是够狠的,帐篷布就如同人的两个巴掌一样,左右两边互相扇了一个晚上。这可是山神给你鼓掌呢,认了吧。 我的攀岩搭档史先生有一个塑料材质的可伸缩杯子,多么高级的野营餐具,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发现被营地旁边的旱獭把杯子底当作晨练目标,咬出一个完美的圆圈。杯子就这样牺牲了。 同去的Kelvin同学过去是跑马拉松的健将,攀岩水品也是高人一等。不过这次背包算计失误,上鲁塞尔峰的时候只背了一点五升饮用水。本以为当天寒风凌烈,太阳躲在云后面乘凉,用水量会少。结果在他经过8个半小时的攀岩之后刚到山顶水就喝完了。下山还得3个小时,他咬咬牙,处于对同伴辛苦力气的尊重,没有问同伴讨水,硬走下来。 跟Kelvin同去的伊万女同学也算是身经百战的攀岩老手,不过她对高海拔缺氧的适应一直不是太好。这次出发刚走了两个小时到达鲁塞尔峰山脚准备攀岩的时候头就开始疼了。因为如果这个时候打退堂鼓的话Kelvin同学也得跟着回去,因为攀岩是需要两个人的活动。所以她咬咬牙,硬撑着头痛风吹一天。回到营地一句话没有说冲进帐篷里面就睡觉了。 周日早上准备离开,还没有起床就听见远远的半山腰上面传来一男一女说笑的声音。…

    on climb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