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d.

火箭與電動車,誰更難做?

穆先生(Elon Musk)其實很年青,理一副短髮,眼晴顯得有點小,還以為是沒睡醒。可就在這略帶疲倦的聲音里他講出了讓人難以入眠的故事。

創業的困難是難以想象的,創前無古人之業更不僅僅需要克服困難的勇氣,還得要一种責任感。08年股市崩盤的時候,他的火箭公司与電車公司正值研發後期,產品將出未出之時,投資者因市場動蕩紛紛收斂起來。這時穆先生前期靠paypal 發家的資金已花費大半。穆先生面對自己的兩個“愛徙”猶豫了。火箭這時還沒能成功上天,客戶無源。電車只做了動力部份,离上街還遙遙无期。用自己剩下的錢投其一,另一个肯定話不了。對半分開兩頭投,可能兩頭都活不了。這一把怎么賭?這時有覌衆提問:穆先生你怎麼對待這時候的挫折感?穆先生很无奈的笑了笑,説當時哪有心思在意挫折感。兩个公司的人都背負著一種使命。他們現在做的事就算現在不做,將來一定有人做,不如現在就把它做了。他於是把資金分兩半,幇助兩個公司堅持過接下來數月,是得胜。所謂天降大任于斯人,這任字可份量不小。smart-car

公司前期産品研發也有很多插曲。電車最開始开發的是電動機加電池加傳動模組。聽說奔馳公司想把smart (本文暫之為小馬)改裝成電動車推向市場,便主之力包攬下了動力系統的活。可是為了説服奔馳公司的頭頭們,必需要有成功的產品演示。當时小馬在美国還沒有上市。穆先生跟合作創始人JB 一合計,跑得墨西哥混了下邊防弄了輛回來。車模型有了,可离展示的時間就几個月,重新設計是不行了。穆先生就把當时轉爲高級電動跑車roadster(暫稱之為汗血馬)的引擎給硬塞了進去。這汗血馬本重于小馬,可0-100公里只要5秒。小馬上了汗血馬的引擎自然是更加無敵威猛。奔馳的頭頭們都被震住了,這小馬的加速快到可以把前輪抬离地面(原本這是自行單与摩托車的專利)。可惜奔馳毫无惠眼,要不然今天都市就成為一個無噪音的賽車場了。

火箭就沒這么容易了。歷史上從沒有私人麼司搞過這玩意,找個高級工程師都沒有。穆先生只好卷起袖子親自上陣。第一次火箭由於不適應夏威夷成意的鹽堿環境,腐蝕嚴重,出發不到一分鐘就燃料泄漏,發動機失去功率,跑囘到地上了。上面載有的學生衛星當中有一顆回發射場。无奈之下穆先生把衛星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第二次控制參數沒到達完美,火箭只差一點就上軌道。這次達到了音速的二十二信。第三次分体火箭分離時距離未夠遠,將脫未脫的低級火電燃料被上級點着后“走火”把上面給炸了。直到第四次,不成功便成仁的一刻,火箭才安全飛的天。

後面的故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火箭公司通過第四次實驗之後NASA就跟他們簽訂了合作合同。特斯拉贏得了一份為奔馳公司提供能源動力技術的合同。兩家公司都在這些合作的帶領下走上了發揚光大的道路。穆先生也能喘一口憋了5年的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