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d.

2020/8/27 冲坠事故报告

时间:2020/8/27,下午两点半,天气良好,微风。

线路:Positive Vibration, 5.11a 8段结组, 在加利福尼亚州东部的 Humboldt-Toiyabe 国家森林里的Incredible Hulk (神奇巨人)山峰上

参与人员:我与攀岩搭档两人,30岁上下,每人都有3年以上的传统攀岩经验,6年以上的户外攀登经验。

具体事故过程

事故发生位置

早上4点从营地出发,到岩壁地下耗时2小时45分钟。前面有一队人比我们先到了五分钟,所以等了他们一下,8点半的时候开始攀登。当天我与搭档分段先锋,下面5段绳距由搭档领攀,上面3段由我来领攀。下面的5段难度都在10c左右,有一个11a的难点。我们攀爬得还算顺利。第六段换我领攀,在六段的终点距离有个11a的难点,是整条线路里面技术性最难的地方。在难点之前我架了保护站,把搭档保护上来,之后才交换好装备开始向难点冲击。 事故详解,图片来自mountainproject.com

我在图中点“一”处放置了一个主动岩塞且把保护绳延长,点“二”处放置了一个被动岩塞,没有延长保护绳。第一遍尝试无果,回撤到被动岩塞那里休息。第二次尝试已几乎到顶,可是左侧宽手缝太烂,更高处的手指缝并没有够着,决定向下攀登再回到被动岩塞处,这时发生冲坠。右腿在冲坠到三分之二处踩到了下方的平台,整个人被腿部的冲击导致头脚倒转180度,最后在搭档和岩塞的保护下头朝下停了下来。当时肾上腺素上头,想到不妙,检查身体发现右脚踝疼痛不已,已经开始肿胀,关节已经失去活动能力,但是脚趾头触觉还在,且没有外伤。我们权衡了一下,决定下撤。

下撤经历

因为我们所在位置并没有绳降需要的保护站,只有一个挂片。于是我们放置一个被动岩塞,用一根180cm的扁带与4个单锁组成了一个下降保护站。搭档回头去取保护器,只取回了主动岩塞,被动岩塞被冲坠的力量深深的卡在了岩缝里。经过7个绳降回到地面。这时候我的腿已经开始明显的肿胀,攀岩鞋压力山大。换上徒步鞋,吃了两颗止痛药,还好脚踝垂直向下用力的时候并不会疼,于是我就点着“僵尸步”下山,4个小时之后在晚上9点回到营地。营地没有信号,搭档用营地付费wifi通知家属。当夜就地休息。

事故一个小时之后我的小腿就明显的肿胀

下山路线8公里,垂直下降800米

分析与讨论

初步分析这次事故的原因如下:

  1. 自己向上攀登的时候没有观察到下坠可能碰到的平台,没有把最坏的情况考虑进去。
  2. 对于自己能力过于自信,没有在难点处放置足够多的保护。网上找到此处所有的照片中放置的岩塞都比我放得多,也更高。
  3. 第一次尝试以后我仍然没有仔细观察岩点,没有完全好考察自己的脚点和抓点,导致向上向下爬的过程都特别费劲,增加了脱落的风险。

以后为了避免此类事故的发生,应该更加仔细观察落点和抓点,在落点有危险的情况下选取保守策略,甚至可以使用装备辅助攀登来避免危险的冲坠。

后果

当天晚上到营地,右脚踝有些淤血,轻度肿胀

第二天回到湾区脚踝就肿得六亲不认了

回到湾区先跟主治医生视频了一下,医生一看了到我火炬一样粗的脚踝惊讶的捂住了嘴巴,语无伦次5秒钟以后说让我赶快去紧急门诊。到了紧急门诊先拍了x光,片子上并没有显示明显的骨伤痕迹。医生就挠了下头,说“你这是我这个月收治病人里面关节最肿的一个,里面肯定有问题”。接着照了CT,请了医院里的足部专科医生看片子,最后在右脚距骨上找到骨折。

确诊以后医生松了一口气,给了支撑架让回家静养。医生的建议是至少6周踝关节不能承重。后遗症可能包括关节炎的风险会有一定程度的增加,在非平整路面上关节支撑能力下降,篮球羽毛球排球等要求横向移动的运动最有可能受影响(好像攀岩并不在内)。

在这里特别感谢搭档和家人。要是没有你们的鼎力支持这次事故的后果可能更严重,恢复也会更慢。也感谢关心我帮助我的朋友们,争取早日开始做家务。

===========分割线===============

恢复记录流水

d0:脚踝受伤
d1:肿胀,并不是很疼痛
d2: 更加肿胀,脚趾根部都变大了。没有明显的疼痛

d3: 淤血有明显好转,不过踝关节上部仍有淤血的地方在站立的时候会明显的疼痛。试图尽可能多的时间把脚抬高,帮助淤血回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