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跟喝水一样重要的是~~补盐

    每一年在东湾都会有当地自行车俱乐部举行一次Primavera众人骑行的活动,短有25km的家庭游乐项目,长的有100英里(160公里)的大餐。我觉得100公里不长不短,正好一个早上,就去了。 路上看见这只蜗牛在街边慢悠悠的晃荡,嘿嘿一笑,你真慢啊。 谁知道后面我就慢得跟蜗牛一样了。 活动组织者很周到,大概每20公里有一个配有多种水果,面包,甜点和水分的休息点。我们每次离开前都会问问下一个休息点在哪,然后上坡在跟狗一样喘气的时候就在心里默念:下一个休息点不远了,下一个休息点就在前方。可惜这次‘官方选定’的电解质水是加了Gu的粉,有一些淡淡的水果味,我倒不是很中意,就选择直接喝白开水了事。 这个决定的代价就是我在上完三个大坡中最后一个的时候大腿开始抽筋了。第一次抽筋在飞速下坡正欢之时,转了几圈腿换了换身体姿势就过去了。欢乐的下坡结束,又迎来了一些平时不费吹灰之力的斜度,我的大腿就开始抗议了。往下蹬,大腿内侧就拧毛巾。往上提,大腿后部煮辣椒。我就这么拧着沾了辣椒水的毛巾走了2分钟,感觉越来越不妙。停下来双腿一落地,整个人就跟被段誉点穴一样定格住。两边大腿的股内侧肌都拧成麻花,把膝盖拉的笔直。单车就这么卡在双腿中间,要想往两边挪是越不过这两个强力股内侧肌撑腰的门神。往前推座椅卡着我后腰,往后推把手卡着我的。。。哎实在是艰难险阻。我就这样硬着站了一分钟,门神们松了一口气,才让我把单车拿出来。…


  2. Deep Neural Network's Discrimination Against Color

    Maybe I mislead you with the title. Machine learning only knows how to distinguish pictures from features that they were trained on. And this is a good example to show that limitation.  I attended a meetup for deep learning a while back. And it was very cool to see the…

    on Programming

  3. 沙山难(上)

    根据蜀道难改编的,作为行前开胃的菜。 目前只有上半部分。下半部在爬完山以后补上。 噫吁巇,危呼高哉!沙山(Shasta)之难难于上青天。 皮尔斯(Pearce)及穆伊尔(Muir),开路何茫然 尔来三头六手臂,不敌凌风如快刀 孤峰一立万四尺,横绝北加众山巅 地崩山裂碎熔岩,发力一步陷半程 雪封三尺万物静,然后天梯云道相钩连 上有大雁回转之高标,下有醉蓝无底之冰缝。 冻土何滑溜,尖爪锐镐凿台阶。 仰头望日不见顶,俯视山底胆凄凄。 问君吉日何时行?明月三更赶路勤 但闻悲风鸣山涧,松林畏高隐不现 又见砾石飞身过,唰,冷汗…


  4. Looking up stock price graph in Terminal

    Ever thought about browsing stock quotes in terminal? There was two nice posts on hackers news last month that fitted nicely together that enabled this. It also helped me learn more about coding in Go, which I must admit is pretty cool to learn, but not without its quirk. Screen…


  5. 登酋长鼻子的人与其子

    上星期在优胜美地一条超级经典线路serenity+son 上面碰到一组很奇怪的组合。一个黑头发老爸带着两个十来岁穿着崭新攀岩鞋的男孩兴致勃勃在我们后面爬着。虽然他们的平均年龄可能跟我和我的搭档差不多,但是攀爬的速度至少是我们的1.5倍。看到这个老爸久经风雨的脸、粗大的手指骨节和极其精确娴熟的动作,我猜测这个人的来头一定不小。虽然他很谦逊,并不太愿意透露他过去的经历,不过他的儿子可是自豪的很,一句‘我爸保持过5天的Nose速度攀爬记录’就完全暴露了他的身份。如果不是人挂在岩壁上我还真想跪下来磕头拜师。 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可是回来翻找起来却很容易。酋长的鼻子(The Nose on El Capitan)是在净如明镜的大理石上被所有攀岩爱好者所熟知的攀岩线路,高为880米,31个结组,5.13的自由攀爬难度,或者也可以器械辅助下5.8 C2。第一个沿这条路线登顶的人是Warren Harding,用了12天。随着攀岩技术的发展,这个记录被缩短到了2:23。虽然看上去两个半小时已经很短,可是直到今天,全世界能在24小时之内完成这条线路的人没有超过150个,你就会知道任何一个一天之内完成这条路线的人就是那攀岩者里面顶尖的0.01%。一下子我的搜索范围就从在yosemite里面成千上万个攀岩者里缩小到了150个人。 他儿子还很开心的说到“我爸在4个小时以内爬完的”,这下子就更好找了。在这150个人里面,第一次4小时以内爬完的记录是在2001年,…


  6. 印度的追求

    一个人的追求只分强弱,无分优劣。优劣都是后人评论的产物。左宗棠在无锡题到“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因此能在混乱不堪的中外局势中站得一己之地,因为他的追求就是“保全”。艾伦图灵认为“科学是一个微分方程,只有宗教会成为限制它的边界条件”(Science is a differential equation. Religion is a boundary condition.【1】)(数学上寻求微分方程的解总是在确定的边界条件下进行的,新的边界条件会产生新的解。在这里图灵的意思是只要宗教不限制,科学可以产生无数的答案)他立志要证明当时世界上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问题,因此也就造出了通用计算机,将二战缩短了几年。这些追求虽然在后人看来总的方向是好的,但是他们的当代人却各有异议。他们两位在当时都是颇有争议的人物,具体维基百科上有我就不再烦述。 评论一个人的追求就如此之难,那评论一个国家一个名族的追求就更不是我们常人能够胜任的事情。这次在短短两周的印度之行里面,我隐约的感觉到在通常被认为是”脏乱差“的典型的印度其实是一个很有追求的国度。只是他们的追求于常人有些不同。我在这也只能窥豹一斑,一些简短的介绍,让读者自己去给这个国家的现状况打分。 宗教对印度的影响已经持续了可能快两千五百年了,应该说印度教在印度是一个最普世的追求。从中国人比较熟悉的佛教里面我们可以大概了解其兄弟教的一些主要思想,比如因果报应、寻求解脱、…


  7. Clash of the Internet Clans

    Stepping out of the plane in Shanghai, I realized the only thing that is still working on my phone is Wechat. The apps I relied on for daily activities, such as maps, news, email, social network, file sharing, even Chrome kept on crashing or complaining about 'network connectivity problem'. I…


  8. 一个项目负责人的梦想(Hugo Barr)

    这一辈子只干过一份职位,PM(项目负责人),无论规模无论大小都是在为打造最好的产品而努力。当时在创立android的时候就有的梦想:把最好的技术以最便宜的价格普及开来。google将android开源做了一半,今天小米将完成另外一半。小米发家其实很巧,雷军在做小米之前就深谙中国社交网络的眼球技巧。第一个小米项目做出来海报上连手机都没有,就是手机的硬件指标,一个价格,就收集到了所有核心玩家的心。抓住核心用户,其他的用户就会跟随。新加坡,马来西亚因为有广泛的华人群体和基础,这样的推广模式也比较容易做到。得社交网络者得天下。小米到目前为止每年推广上花的钱就在春晚的广告上。本地化可以是算下一个开发重点。过去google facebook做的都是全球共用同一个产品。现在小米做本地区别化做得不亦乐乎,通过建立本地团队,让工程师成为自己产品最忠实的用户,是最好的产品改进方式。印度地区的电话就因为大家对‘未接电话’的忠实,将未接电话这个功能加入到短信记录里面去了。Hugo对中国未来的前景也非常看好,称对于现在学生,学好中文是接下来十年回报率最高的投资。中国人工作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且非常谦虚,能力很强的人也不是很吹嘘自己的水平。硅谷现在认为顶尖的工程师只能在硅谷里面找,但是这个情况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可能会改变。小米在Hugo加入之前不久才把官方的工作日从每周6天减到每周5天。不过还是早上9点到晚上9点。而且文化上有很多前google前facebook的人加入到回国创业的行业当中来,硅谷正在向中国和印度输出人才和文化。以后这两个国家都会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