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eural Art Video - Yangshuo

    Inspired by A Neural Algorthm of Artistic Style, I made a video style adaption from a drone aerial of Yangshuo, Guilin. Looking at my hometown through the lens of artist is a pleasant experience. (If you are in China 墙内请戳优酷) Some of the higher layer neural network from the original…

    on Programming

  2. One Gram At A Time

    I never imagined there would be such a big roof that could be climbed. 100 meters of fresh air licks your feet while you are moving on across a blank wall sparingly dotted with crystal edges. Like the splashes on the mirror while you are washing hands in the bathroom,…

    on climbing

  3. 牙关是用来咬的

    上星期去爬美国本土最高峰惠特尼(Whitney)和北美最经典50条攀岩线路之一的鲁塞尔峰(Russell)鱼钩脊,算得上是千辛万苦的翻山越岭。像20公斤的背包、每天500米的上升海拔、超过13个小时的活动时间都是早就料到的家常便饭。不过在此之上,攀岩者还需要极好的口腔素质,因为要所要处理的情况里面有太多是咬紧牙关硬着头皮才啃得下去。 扎营的头一天山风阵阵持续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想带上隐形眼镜,刚用手指把眼镜从眼镜盒里面粘出来,就被山风笑呼呼的吹走了。没有隐形眼镜可以带了。 这山风挂了一夜也算是够狠的,帐篷布就如同人的两个巴掌一样,左右两边互相扇了一个晚上。这可是山神给你鼓掌呢,认了吧。 我的攀岩搭档史先生有一个塑料材质的可伸缩杯子,多么高级的野营餐具,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发现被营地旁边的旱獭把杯子底当作晨练目标,咬出一个完美的圆圈。杯子就这样牺牲了。 同去的Kelvin同学过去是跑马拉松的健将,攀岩水品也是高人一等。不过这次背包算计失误,上鲁塞尔峰的时候只背了一点五升饮用水。本以为当天寒风凌烈,太阳躲在云后面乘凉,用水量会少。结果在他经过8个半小时的攀岩之后刚到山顶水就喝完了。下山还得3个小时,他咬咬牙,处于对同伴辛苦力气的尊重,没有问同伴讨水,硬走下来。 跟Kelvin同去的伊万女同学也算是身经百战的攀岩老手,不过她对高海拔缺氧的适应一直不是太好。这次出发刚走了两个小时到达鲁塞尔峰山脚准备攀岩的时候头就开始疼了。因为如果这个时候打退堂鼓的话Kelvin同学也得跟着回去,因为攀岩是需要两个人的活动。所以她咬咬牙,硬撑着头痛风吹一天。回到营地一句话没有说冲进帐篷里面就睡觉了。 周日早上准备离开,还没有起床就听见远远的半山腰上面传来一男一女说笑的声音。…

    on climbing

  4. windows 10 intel老版显卡驱动

    最近升级windows 10,我的显卡还是intel很多年前的mobile 4 series (GM45)。官方已经停止驱动支持(intel你吃什么长大的)。有很多文章会用windows的测试模式装windows 8 的驱动,不过还是麻烦。最近发现一个第三方修改的驱动, 直接安装就能用,非常开心。经测试opengl 2.1支持完全没问题。墙外链接http://danielkawakami.blogspot.com/2014/08/gma-4500-series-feature-pack-for.html…


  5. 痴迷不为过

    痴迷,痴迷,再痴迷(Be Obsessive, Be Obsessive, Be Obsessive)【1】 这句话是特斯拉创始人(Elan Musk)的前妻贾斯汀(Justine Musk)在Quora上面回答“如何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功之人“留下的6字真言。过去只是对这种程度的偏执有个模糊的想象。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Amber,跟随着跑去犹他州转了一圈,才知道什么样的人可以为了自己梦想不顾一切。Amber是一个自学成材的摄影师,在500px上面你能看到他一些不错的作品。两年前的他刚从斯坦福毕业,还在Twitter为”增加用户黏度“开发推荐系统。但是做得再好的推荐系统都已经不是革命性的创新。就算Twitter没有这个推荐系统,用户的使用量也不会发生质的改变。Amber的梦想非常远大,要能做出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事,远超过每天刷Twitter的人所能理解的范畴。于是他开始寻找新的方向。 ”不要追寻前人的路,也不要妄想有榜样可以模仿。“下一步”只能靠你自己走。”(Don't follow a pre-existing path, and don't look to imitate…


  6. Law is Law is Law in Singapore

    You probably have heard about some stories about how ruthless Singaporean government can be when it comes to law enforcement. There was a 'caning' punishment to an American citizen for vandalism which made to the headline news in the 1996 [1]. It's probably just another ordinary event for Singaporeans, but…


  7. 沙山难(下)

    沙山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皑雪层层近月宫,砾石散遍红岸落。 夜闻惊雷万马奔,山崩裂崖开雪道。 其险也如此,嗟而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缓上苦坡连珠串,陡崖当前,山顶莫现。 高处不存氧,气喘噫吁巇。 朝破坚冰,午降融雪。山景虽好,不宜久栖。 背囊过山谷,返家堆代码。 沙山难难于上青天!侧身仰望盼重逢…


  8. 跟喝水一样重要的是~~补盐

    每一年在东湾都会有当地自行车俱乐部举行一次Primavera众人骑行的活动,短有25km的家庭游乐项目,长的有100英里(160公里)的大餐。我觉得100公里不长不短,正好一个早上,就去了。 路上看见这只蜗牛在街边慢悠悠的晃荡,嘿嘿一笑,你真慢啊。 谁知道后面我就慢得跟蜗牛一样了。 活动组织者很周到,大概每20公里有一个配有多种水果,面包,甜点和水分的休息点。我们每次离开前都会问问下一个休息点在哪,然后上坡在跟狗一样喘气的时候就在心里默念:下一个休息点不远了,下一个休息点就在前方。可惜这次‘官方选定’的电解质水是加了Gu的粉,有一些淡淡的水果味,我倒不是很中意,就选择直接喝白开水了事。 这个决定的代价就是我在上完三个大坡中最后一个的时候大腿开始抽筋了。第一次抽筋在飞速下坡正欢之时,转了几圈腿换了换身体姿势就过去了。欢乐的下坡结束,又迎来了一些平时不费吹灰之力的斜度,我的大腿就开始抗议了。往下蹬,大腿内侧就拧毛巾。往上提,大腿后部煮辣椒。我就这么拧着沾了辣椒水的毛巾走了2分钟,感觉越来越不妙。停下来双腿一落地,整个人就跟被段誉点穴一样定格住。两边大腿的股内侧肌都拧成麻花,把膝盖拉的笔直。单车就这么卡在双腿中间,要想往两边挪是越不过这两个强力股内侧肌撑腰的门神。往前推座椅卡着我后腰,往后推把手卡着我的。。。哎实在是艰难险阻。我就这样硬着站了一分钟,门神们松了一口气,才让我把单车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