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d.

大松林北支流行走-冰川与七湖的招喚

轟隆轟隆 前方不知何處的落石把我從走神中拉了回來。這裏是大松北支(North Fork of Big Pine)海拔三千米高的荒郊野岭,四周遍佈被雪和太陽摧殘風化的碎石、當中點綴著冰川地區特有的淡綠色湖伯,及一望无際的藍天。
大清早兩位同上營地的攀 岩勇士已經向他們的目的地廟宇峰(Temple Crag)出發了。廟宇峰海拔高達三千八百米,上山的路線全是五級以上(Class 5) 貨真價實的攀岩路線,最短綫路用六十米繩都得十四個結組,可真謂“上青天”。同行的同事与我缺乏攀岩經驗,只好在相對容易的羅賓遜峰(Mt. Robinson) 上面找找刺激。
整个登山過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先是樹林漫步覌花賞景,再到手腳並用冷汗直冒的翻山攀爬,最後細步心寒下得亂石坡,後兩段比較精彩我就著重講講。

出行前倒是看過Bob Burd先生在零八年寫過的一篇遊記。Burd先生乃一傳奇,平時將sierra 山脈當做自己后花園不說,每年他組織一次友誼挑戰賽,十天要攀爬十個四千未以上的高峰,每天零晨四點出發手腳並用登頂返回后還在小鎮上拿著啤酒談笑風生。 Burd先生對羅賓遜峰的描述里重點祇有一個:不像Secor的Sierra聖經裡講的那麼容易。上山時“有難點”,下山時“小緊張”。我還興高彩烈,以為穩收囊中。
上山時選擇了與Burd先生同樣的路綫,由山的南面做嘗試。去到那才發現所謂的難點是背靠懸崖一邊直挺的石縫,少説四五十度的陡坡,上面布滿些疏鬆的手點和腳點。好幾次都得用攀岩才學得的技巧來對付。

所 謂的“緊張”就更不得了,都是“尿褲子”級別的。筆直的岩壁上沒有明顯的落腳點,从山頂往下望巖壁因為太陡峭,路線都看不到,反倒一眼就望到穀底。如同在 高樓往下看,最先看到的是街道,樓中的陽臺卻只是若隱若現。打轉折回一個相對容易的東南面山溝,好在這個看起來只像激流勇進,只好還有坡度。下山花費兩個 小時。

山頂前先上一峰,以為大功告成,結果四處一望這原來是個虛頂,不夠高。實頂到在前方不遠處,經由連接兩頂之間的高低不平身子寬度的山脊倒是 觸手可及。可現實並沒有那麼美好。山脊中間有個缺,如同被人咬了一口,躍過去是不可能了。下麵的山坡也不是等閒之輩,短小的石階外面就是懸崖。
還有“好心 人”留下了自己的靴子,讓我猶豫了很久在決定這是不是遺物。从虛預到實頂花費一小時。留幾張山頂照以做紀念。
下山就是如同穿小鞋般的細步挪動,因爲碎石頭實在太多。Sierra石頭的一大特點就是風化嚴重,所有的落腳點都是由一個很不穩的石頭搭在一堆不穩的石堆上,每一部都有滑下去的危險。好在這個破挺陡,一眼就能看到底,沒有走丟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