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d.
2018年11月珠峰大本营徒步流水

2018年11月珠峰大本营徒步流水

珠峰国家公园位于尼泊尔,与中国西藏交界处。世界上14座八千米以上的高峰尼泊尔有8座。其中珠峰国家公园境内就有世界第一高的珠峰、第四高的洛子峰和第六高的卓奥友三座山峰。每一年迎来的游客数量大概在3到4万人左右(2017年数据)。3到5月份及9到11月份为旅游高峰。夏季七八月份的时候是雨季,冬季气候过于寒冷。我们把时间选在了11月底就是为了避开旅游的高峰,可以自由行走。

公园里面总共有三个山口。逆时针数过来,分别是Renjo La 5370m, Cho La 5420m, Kongma La 5545m 。如果把三个山口都走完一圈,就是大环线,大概需要花18到20天的时间。如果只去珠峰大本营,原路返回,不需要经过任何山口,向导团的行程大概在12天左右。我们这次所选的算是中环线,先到珠峰大本营,然后向西经过Chola山口,之后返回,全程徒步14天。

我们一行三个人的高海拔经验如下:我之前在秘鲁的时候上过5900米的海拔。YN之前在加州徒步走过一些海拔在3600米左右的山峰。JT是我的同事,在澳洲长大的华人,之前到过3000米左右的海拔。

2018年11月尼泊尔卢比(NPR)汇率大概是100卢比可以兑换0.89美金,6.15人民币,0.78欧元。

第0天:加德满都 (1100m)

在去卢卡拉的前一天,我们就在加德满都进行各种行前准备。 一是要买户外用品。在尼泊尔徒步的游客非常多,所以在加德满都找户外用品店也非常容易。他们卖的都是假货,价格极其便宜,也可以砍价,在我见过的假冒运动用品里面,他们的质量算是非常高的。JT在那里买了一身的衣物,才不过一百五十美金。租一个睡袋每天1美金。冬季羽绒服只花了4500卢比。

之后我们又到杂货店里买需要的厕纸、止痛药、抗生素、水牛肉干、湿纸巾和其他卫生用品。事后证明,水牛肉干非常的干,没有办法咀嚼,JT把他直接留给了山上的农民。厕纸没有买够,加德满都80卢比一卷,最后到了Gokyo是250卢比一卷,还瘦身不少。湿纸巾到山上天气变得非常寒冷之后就跟往自己身上敷冰块一样难受。其他的东西都派上了用场。

从当天晚上我们开始接下来每天两次服用高反药(Diamox),为接下来几天的海拔提升做准备。这个药并不是强制要吃,根据个人身体情况决定。我之前去秘鲁上了4000米海拔之后就有高海拔的反应,具体就是头痛,轻度腹泻,及睡眠质量下降。所以这次希望吃一些药能有帮助。如果你打算吃高反药的话,建议事先在海平面的时候试一下。这样不至于身体突然有了不适,但是自己并不知道是因为高反药还是别的什么的原因引起。

第1天:卢卡拉(Lukla 2800m) - 法克定(Phakding 2600m) - 孟鸠(Monjo,2800m)

早上原定7:50的飞机,所以在6点半的时候到机场。到Lukla的飞机行李限制是十公斤的托运行李和五公斤的随身行李。我的背包里包含了我和YN两个人的东西,加起来有13公斤。YN的随身行李不到6公斤。JT的背包大概在8公斤左右。之后整个行程背包的重量并没有改变。 早上加德满都的机场过于繁忙,所有的飞机都晚点,大概在十点钟的时候才降落在卢卡拉,飞行时间40分钟左右。飞机的飞行高度并不是特别的高,起飞之后不久就会看见周围的山一座一座都超过了自己的头顶。

卢卡拉的跑道修在山坡上,降落的时候上坡,面向的是一堵墙。起飞的时候下坡,跑道的尽头就是悬崖。跑道边上共有四个飞机停机位,再加上直升机的停机坪,虽然机场小但是很繁忙。当地天气往往早上比较稳定,到了下午会起雾,飞机有可能会被取消,所以预定飞机票的时候,建议尽量订早上最早一班的飞机。去程返程的机票时间随时可以改。我们行前通过Yeti的网站买的,其实当地旅行机构都可以进行购买。

穿过卢卡拉小镇,每个人买了2000卢比的门票之后算是进入景区了。我们在这里纠结了一下是不是要请背夫,因为在最开始商量计划的时候,并不清楚自己是否能承受长距离负重。问了一下,背夫这个季节的价格大概在2000卢币一天,事后再加小费。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便宜的。我们掂量一下自己背包的重量,觉得十几天应该可以接受;后来发现背夫并不是和客人一路同行,只有每天早晚为客人收发行李,而我们也没有带多余的背包,于是就上路了。

从卢卡拉出来,一路下山,中午1点到达了Ghat,歇脚吃饭。下午山谷里的云就升上来。

一路上有很多铁索桥,人走的话可以两人并排,牦牛过就只能单行。每次过桥的时候都要看看对面是不是有动物牲口过来。

下午5点钟的时候抵达孟鸠(Monjo),开始寻找落脚点。走进的第一家旅店已经住满了。第二家旅馆里面并没有游客,老板坐在黑漆漆的厅里,等到我进来的时候才开灯,非常热情,让我看了房间,厕所及饭厅。但是空旷的楼还是让我有点不太放心。找了第三家,看到有人气,才决定住下。第一天到达旅店,还不知道规矩,老板给了一份菜单,一份账单,一杆笔就离开了。后来看我们茫然才解释说,要点什么都自己写在账单上,第二天早餐结束之后一块结算。当地的旅店收费都是分为两种,如果你在那里吃饭的话,住宿基本上是送的,我们当天的三人间的房费只要300卢比。但是如果你不在那里用餐,他们的房费就会另外算。当地房间里面一般都只有床,铺盖的暖和程度因店而异,洗漱都是公用的。

第二天:孟鸠(Monjo 2800m) - 南池(Namche 3440m) - 彭吉坦加(Phungi Thenga 3200m)

从孟鸠出来之后,我们就开始沿着山谷不断的前进。只见山谷越来越深,河水的冰山绿也越来越明显。在经过国家公园办公室的时候,每个人交了3000卢比买了张门票钱。他们办公室里面有一张数据统计表,把历年来每个月游客经过的数量都统计一遍。过去这几年除了2015年地震之外,每一年的游客大概在3万到4万人之间,其中高峰月份每个月可以达到8000人左右。但是18年的年景似乎特别的好,高峰月份每个月都要超过一万三。

中午大概12点半的时候到达了南池(Namche)。今天是周五,所以集市正在当地类似阶梯的平台上面开放着。从最底层的日用品到中间的蔬菜水果,及最上层的肉类,所卖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由挑夫自己摆摊卖了。碰见了路上曾经见过的一个挑夫,非常热情的向我们推荐了他的香蕉,只是收费要100卢比一个,500卢比让我们买了六个,香味十足。

在南池镇上吃饭的时候老板倒是非常的热情,向我们打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是听说我们今天还要接着往上走的时候,老板的脸色就变了,说当地已经有非常多的游客因为身体不适而下山,每一天飞过的直升机就是凭证,我们这样急着走,不在南池留一天是把自己放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我们谢过他的好意,表示自己吃了高反药,并不会有明显的高海拔的反应。老板倒是在美国加拿大住过一阵子,现在回到南池是接替了老爸的餐馆,日子过得非常潇洒。吃过午饭,灌完水瓶,我们就接着上路了。

随着我们不断的向山里面进发,当地的景色也越来越开阔了。到了下午3:30我们到了只有两家旅店的彭吉坦加,再走下去到腾波切(Tengboche)还需要在天快黑的情况下爬升两小时,所以决定在这里住下。过了南池之后,所有的村庄都没有固定的电力供应,都是靠太阳能电池板。彭吉坦加晚上天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铁索桥下面震耳欲聋的水流。这个镇子是最后一个有手机信号的地方。 也是从这里开始,所有的餐厅都是这种长桌大厅加上牛粪炉子构成。

第三天:Phungi Thenga - 腾波切(Tengboche 3800m)- 旁波切(Pangboche 3900m)

早上8点半出发,到了腾波切的时候已经是10点半了。这里是第一个可以目睹珠峰芳容的地方,珠峰只顾自己吞云吐雾(背后的山),并不在乎人们对她的关注。右边是阿玛达布拉姆峰(Ama Dablam 6850m)。 短暂地访问了当地的藏传佛教的寺庙之后,我们继续前行。

中午1点到了旁波切吃午饭。向邻座的日本团向导打听了一下,向导建议今天在此住下,海拔提升已经够了。接下来路线有两条可以选,Pheriche海拔稍微低一些,可是在风口上。丁波切风景较好,且无风。决定第二天往丁波切走。

YN提到说刚进入镇子的时候,看见有旅馆门口写了室内厕所(inside restroom),想去住。进入了旅店看了下,才发现所谓的室内厕所其实是指在楼里面配有公用厕所,并不是指房间里面有私人厕所。从这里开始,旅馆的厕所里面都会配有水桶。因为到了晚上水会冻住,水管里不再有自来水。

再往山上走15分钟有个姐妹村叫上旁波切(Upper Pangboche),有一个16世纪的佛寺,香火旺盛,整个行程里最油亮的转经筒就是在这里看到的。

第四天:旁波切 (Pangboche)- 丁波切(Dingboche 4400m) - 渡格拉 (Dugla 4600m)

早上8点半从出发,到中午12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到了丁波切,这个村后面就是阿玛达布拉姆峰(Ama Dablam 6850m),风景非常好。中午吃饭的时候,看见了店老板十一个月大的小孩,还不会说话,但是走路走的很稳,就跟店老板聊起了他来。因为当地没有医院,也没有合适的卫生条件,他们的小孩是在加德满都出生的。小孩母亲在离预产期还有三个月的时候就走了三个星期的山路到加德满都住下,然后等到孩子出生三个月之后,再背着小孩走回来。这里也没有摇篮,哄小孩睡觉是靠把小孩放在背后的篮子里走来走去的晃。

下午决定再走两个小时从丁波切走到渡格拉。白云和山在太阳的照耀下交替地展示着自己闪亮的一面,风景异常美好。

到达了只有两个旅馆的小镇Dugla。住下之后JT说自己被山风吹感冒,有些头重脚轻,吃了一些止痛药和抗生素。在旅馆里面碰见了一个从华盛顿DC来的印度裔游客。他说自己跟着另外三个人一起组团来到这里,可惜自己有高原反应,虽然只有离珠峰大本营只剩不到两天的路程,还是决定坐直升飞机下撤,保险公司费用全包。我们也在庆幸自己已经购买了保险,如果头痛脑热无法忍受,小命还是可以保住的。

第五天:渡格拉(Dugla) - 罗波切(Lobuche 4920m)

早上花了三个小时走到Lobuche。JT表示身体不适,YN有些轻微的高反,不再适合接下来走路。找住宿的时候发现一家名叫氧气(Oxygen)的旅馆居然正在使用洗衣机,设施一定不错,果断住下。我们的厕纸用完,在这里250卢比一卷买了两卷。 下午我一个人去了趟意大利的金字塔气象站。背后山上碰见两个欧洲人正在建立新的气象台,就向他们打听问为什么在这满山遍野的气象台上还要再放一个。原来他们两个是法国人,建立的是法国气象站,跟意大利不共享数据。可是这深山里面最快能把数据传回去办法是通过意大利的基站跟卫星传输。不过作为法国人,他们当然不能依赖意大利的服务,所以只能把数据存在本地,有人走上来定期读取储存卡来获得。多么愚蠢的地缘政治。

第六天:罗波切(Lobuche 4920m) - 高乐雪(Gorek Shep 5160m)- 珠峰大本营(EBC 5360m) - 卡拉帕塔(Kala Patthar 5550m)- Gorek Shep

一早8:30出发,11:30到达高乐雪,此行住宿最高点。中午向店家讨要自来水,却被告知这个季节河流已经冻住,每一的水源就是去买瓶装纯净水,只好作罢。

一路上来都人听说卡拉帕塔的日落比日出要好看,只是往往天气不好,看不到。但是今天的天空并没有云,下午出现日落的概率非常大。我们预计去EBC需要3个小时,再赶回来上卡拉帕塔是可以看到日落的,于是中午没吃午饭就上路了。可惜我们走到能看到EBC的时候,就已是下午2:15了,所以路上所谓3个小时的路牌其实是单程。YN和我决定折返去卡拉帕塔,JT继续前行至EBC,第二天早上再上山。

下午5点,我们到了离山顶还有15分钟的地方。夕阳已然金黄,一轮月亮从珠峰背后升起,十分美妙。我决定在这里照相,山顶的计划就搁置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发现游客当中咳嗽的声音此起彼伏,昆布咳的威力不可小觑。

第七天:高乐雪(Gorek Shep 5100m)-罗波切(Lobuche 4920m)- 仲拉(Dzongla 4700m)

第二天早上JT跟着邻房的日本游客早上4点半起床开始登山,8点钟就回来了。吃过早餐之后,我们正准备走,只听他突然大叫一句不好,他的裤子后面口袋出现了一个大洞,他兑换的尼泊尔卢比之前都放在那个口袋里面。返回旅馆也没有找到,想的估计是早上遗失在山上,只好作罢。 在罗波切午餐过后继续赶路。只见JT越走越慢,刚开始还以为是为了早上的丢了钱而沮丧。后来他才提起前几天的病情其实并没有好转,之前是有止痛药的掩饰。今天好像身体已经顶不住了,没有力气再走。下午4:30到了仲拉,JT喝了口汤就去睡觉了。 旅店里碰到了一个向导模样的白人中年女性,面前摆了一桌的各种茶和饮料,但是并没有人前去享用。打听一下才知道她自己在尼泊尔开徒步旅行公司,这是她一年一度亲来视察路线的旅行。只不过今年旅客里高龄的人偏多,翻山口力不从心,八个人的团七个人已经坐了直升机在山口对面等着了。她明天只需要跟唯一剩下的俄克拉荷马州游客翻山口。再后来在南池碰见她,却跟我们说,七个人坐直升飞机的人后面行程都走完了,唯独翻了山口的这位青壮男子第二天急病,头疼脑热,赶着坐直升飞机回加德满都。这是后话。

第八天:仲拉(Dzongla 4700m) - 邱拉山口(Chola Pass 5400m)- 塔戈纳(Thagnak 4500m)

原本早上打算7点半出发,跟随大部队去翻Chola山口,可是JT依旧卧病在床,手无缚鸡之力。他决定留在后面,原路返回。我们只好跟旅店老板交代了一下,把JT的保险信息留给了老板,说好如果见势不妙一定要叫直升机。老板表示肯定会照顾好的。

之后翻越Chola pass。这可能是整个行程里最艰难的一天,一是海拔的提升和下降都比较大。二是上山的路是大石头,有些地方需要手脚并用攀爬,下山是土坡,上面有浮沙,脚步不稳。三是到了这个山口的顶上面有一节光秃秃的冰川,需要穿简易冰爪,否则就是一个大滑梯。我们的速度算是比较慢的,中午12点半的时候到达了山口的顶端,下午走到镇上住下,已经是五点钟了。 晚上跟JT通了个电话,JT表示自己恢复得还不错,准备第二天开始往下走,我们预祝他好运,就睡觉去了。

第九天:塔戈纳(Thagnak 4500m)

YN也开始咳嗽,喉咙没法发出声音。我翻遍了急救包,也找了一些抗生素和止痛药,可是根据JT之前经历,估计效果不大,只能缓解一时。我们打算休息一天再看。
下午到了Gokyo冰川边上,看到世界第六高的Cho Oyu (8188m),期望明天YN能好起来。

开旅店的老板晚餐后喝了点小酒聊了起来。说自己以前是一个直升机飞行员,做过很多救援任务,只是后面成家了以后,觉得太危险,就专心开旅店。

第十天:塔戈纳(Thagnak 4500m)- 墎其尔(Gokyo 4790m)- 墎其尔峰(Gokyo Ri 5360m)

早上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穿过了果宗巴冰河。冰川后半段风很大,没有办法停留。 到了Gokyo,这个小镇四面环山,跟之前的冰川相比异常的温暖,湖水呈现碧玉般的翠绿色,很是喜人。可惜YN的病情又加重,到了旅馆买了一桶热水之后接着休息。这里的旅馆倒是有蛋糕和现磨的咖啡,是自从Namche以来伙食最好的地方。 到这里厕纸已经用完,在这买需要250卢比一卷超小号,YN擦鼻涕一天就用完。 下午登上Gokyo峰,又见珠穆朗玛峰。

第十一天:墎其尔 Gokyo

YN晚上咳嗽不断,夜不能寐。这一天只好接着休息。Gokyo是这一片的第三个湖,我们试图往更高的地方走,走到第四湖的时候就返回了。后来听说第六湖有珠峰倒影,可惜这次无福前往。

第十二天:墎其尔 Gokyo- Macherrmo 4470m - Dole (4000m)- Phortse Tenga 3680m - Mong 4000m

YN的病情并没有见好转,我们决定马上下撤。中午路过小店买了些号称能止咳的润喉糖strepsils,可是亲测并没有用。同时在小店遇到的另外一位独行客人说话也只能低声细语,同病相怜了一番。

渐渐下山的途中道路两旁开始有树生长。上一次见到树已经是一周以前还在丁波切的时候,所以再次见到它们就跟碰见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 经过1.5个小时的缓慢爬坡,晚上4点半的时候我们到了Mong,受到三个中国大叔的盛情邀请,跟他们住在同一个旅馆里。大叔们都是来过尼泊尔好多次的老油条,听他们讲尼泊尔的风土人情很有意思。其中的上海大叔责备我考虑不周,不该带女友来受罪。这里我们又回到了Ama Dablam峰的注视之下。

第十三天:Mong 4000m - Namche (3400m)

一路向下,半天走到Namche。有电有信号,幸福感爆棚。

第十四天:南池(Namche 3440m)- 卢卡拉(2800m)

早上9点从Namche出发,晚上到达卢卡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5点半,天已全黑,可惜镇上断电,旅馆只能靠自备的发电机,供电并不稳定,时不时会黑灯。奇怪是邻居有个酒吧,倒是彻夜音乐不断。

第十五天:飞回加德满都

机场里充斥着各种迫不及待要回家的旅客,绝大多数的人都在咳嗽。十一月底从加德满都飞过来的飞机上已经没有什么游客,装的都是货物。天上有诸多云彩为我们送行。

当天晚上倒是轮到我咳嗽了。回来吃了一星期的川贝枇杷膏才见好。

出行提示:饮食

所有餐馆的菜单都是一致的,午餐晚餐里主食选择有米饭,面,意大利面,披萨饼,土豆。可以搭配的配菜就是蔬菜、鸡蛋、奶酪,或者这三种放在一块。所以虽然每个餐馆的菜单可能有三四页,但都是这几个排列组合构成。晚餐当地人都吃Dal Bhat,Dal就是扁豆汤,Bhat是蔬菜(往往是土豆)煮出来的咖喱,再配上米饭。以上选项的碳水化合物分量可能占到80%。餐馆也提供面汤,一种是普通的面条,一种是方便面(Rara,Shin辛拉面)收费会稍微贵一点。再加上当地人自己做的辣椒酱,就是徒步路线上饮食的全部。某些餐馆的菜单上会有鸡肉或者牛肉。据我们的观察,在南池是有屠宰室的,肉类基本可以放心食用,其他的地方就难说了,因为生肉也需要靠背夫长途跋涉背上山,储存条件也不好。去之前我们得到的建议是尽量不要吃肉避免拉肚子,而我们在路上也遇到了因为吃肉不得不一边爬山一边吐的不幸游客,似乎验证了这一点。 这些照片都是南池之下拍的。在南池以上就把蔬菜份量相应减少。 当地人会把胡萝卜晒干做成咖喱 这张图里包含了山上商店里所有能买到的东西。

出行提示:昆布咳

我们在出行之前想到了可能高反严重需要下撤,可能天气严寒眉毛结冰,并没有想到会最大的苦头会是生病。在某些旅游书上面会写到游客常有的这个病症,并且以当地的地名命名为【昆布咳】。由当地的人的说法,咳嗽的原因是因为当地气候干燥,空气非常寒冷,且冰川磨的石头会形成非常细的粉尘。每天游客走路都需要步行6到8个小时,所以会吸入大量空气,对喉咙的刺激非常大。久而久之,喉咙就会开始咳嗽。可是据我个人的观察,感觉这个昆布咳嗽还是有一些传染性的。每一天晚上我们到旅馆坐下吃晚饭的时候,越往高走,咳嗽的人的越多,4600M以上可能感觉百分之五十的游客。在我们团的两个人开始咳嗽了之后都有不同程度的发烧脑热。可是当地非常缺医少药,主要的控制方法是预防,戴围脖套或者口罩。如果你真的开始咳嗽了,当地医务室唯一能给的建议就是用盐水洗喉咙。所以如果真的生了大病,那最好的办法还是得靠保险公司协调直升机运下去,到好的医院去进行治疗。减少自己的负重可能也是一种方式。

出行提示:选择向导,背夫还是背夫向导

当地可以雇佣的人有三种:一种是纯向导,只负责服务客人,路上给客人讲笑话,和领队。一种是纯背夫,只负责背东西,大概30公斤左右。还有一种是背夫向导。背夫向导就是可以背少量装备的向导,往往是刚获得向导证的背夫。

估计很多人去之前会对犹豫自己需不需要向导或者背夫。我们三个人虽然是无向导无背夫,但是看到不少有向导的团队,我们的经验可以给提供一些参考。向导的优点有以下几个:一是带路,走在山里面的时候你不需要考虑如何找路的问题。二是帮你订餐馆和住宿。这一点在旺季的时候尤其重要,因为我们听说到旺季的时候,有一些团队因为没有床位睡,只能睡大厅的长凳,或者接着往下走到下一个镇子。三是路上所有的餐馆里面,都是没有服务员的,当地餐馆只有在厨房里面干活烧菜的人,所以端茶送水等这些工作只有店老板在负责。如果有向导的话,他会专门为你当服务生,比店老板伺候的要好一些。四是向导会观察你的身体的状况,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帮你联系马匹,甚至直升机等服务。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些攻略,说向导和背夫可以在卢卡拉临时找,这样的收费会便宜一些,但是据我们的经验来看,如果要在卢卡拉找背夫的话还行,但是找向导是划不来的。有两位新加坡驴友在卢卡拉落地后才找了一个有证的背夫向导,结果这个向导每天起床非常晚,然后也让她们走得非常快,路上也不提供任何的服务,所以在半途的时候,这两位新加坡游客不得不把这位向导给辞了。临时又找了一个宾馆的老板接替做背夫向导,可惜宾馆老板体力太差,15公斤的东西,背了几天到珠峰大本营就腰酸背痛,走不了接下来的路。于是她们只好把行程缩短,没有完成计划。

在我们跟当地向导聊的过程中,发现他们考核其实也非常的严格,每个向导在拿到上岗证之前,要求当两年的背夫,所以体力都非常的好。拿到向导证的尼泊尔人可以在国内任何一个地方工作,所以有向导证的人多数都把加德满都作为他们的根据地,根据客人的需求到不同的地方去。我们碰到几个好的向导都非常的忙,他们从9月份就在珠峰大本营的路上开始带人。要来回接四五个团,一直到12月份才能回家。所以如果需要向导的话应该从加德满都找。

当然,我们也在路上碰到了正规的向导不是很负责任的时候。一个印度的单身游客因为飞机晚点的原因,晚于计划一天开始他的行程。虽然说这位客人去年的时候去过乞力马扎罗山,有高海拔的经验,所以向导也非常相信这位客人自己的判断,想让客人按原计划完成行程。他们两个人到珠峰大本营旁边Gorak Shep住宿点的时候大概中午1点钟,下午3点钟的时候决定再出去,想走到大本营。可是当地下午三点钟以后天气已经开始转冷,五点全黑。所以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七点钟,客人脸上挂着冰柱子说,“我不想吃东西,如果我现在吃东西估计会吐。”所以这位向导这么晚还让客人出去走可能是一个不理智的冒险,因为客人有可能因为体温失温过多而晕倒。

我们还碰到了一个湾区来的中国大叔,年纪大概60岁,在游客里面算是高龄的。他跟随着向导,在下午3点多钟的时候开始往海拔5600米的Kala Patthar 观景点走,从山底到山顶海拔提升有大约400米。以他的速度到天黑的时候只走到2/3,只能下山。可是这个山的路是细沙铺成的土路,下山的时候比较滑,所以还是有一些难度的。他的向导帮他背了一个包,倒是脚步轻快,一下子就下到了半山腰。我在下山的路上碰见了这位大叔,他因为自己没有带头灯手电,此时天已黑,所以走得非常艰难,我就跟着他一起慢慢往下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碰见他的向导,结果向导只来了句“你还好”,然后又接着下到山底下去了。这位大叔倒是非常开朗,边踉跄边跟我说,这一路走过来,感觉自己快要挂了,但是每一天晚上跟自己留在湾区的老婆视频的时候,老婆让他传一些美丽风景的照片,然后他为了每一天让老婆开心,接着走下来。

感谢同行的两位小伙伴,如果没有他们,这次行程不可能完成。也感谢诸位提供过徒步经验和提示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