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d.

星空下的王子-Mt Starr King, Yosemite

Yosemite除了著名的El Capitan 和Yosemite Falls之外,還有衆多荒郊野嶺裏面獨樹一幟的山峰。它們可能並沒有那麽高大的光滑岩壁,也沒有飛流直下的瀑布,可惜只是生在yosemite 峽谷諸多名峰的光環之下。可是行程中的風景還是一流的。連下了一個星期的雪之後,我們一行人來到yosemite 的北松營地,準備遵循Sierra大神Bob Burd的遊記,考察一下Starr King山峰。

Thomas Starr King當年是美國内戰時期擁護加州留在聯邦政府的一位重要政治人物(wikipedia),生於1824年,卒于1864,發表演説募捐無數。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山峰也不是一個好消化的料。從valley底部經過7英里(11公里)跋涉,爬升3000英尺(1000米)之後,才能到達這個山的腳底。然後這個山的四面都如同一個光溜溜的饅頭一般,陡峭平滑,都是靠friction climbing經過五級地形才能上到頂峰。

早上4:50起床早飯。4月份清晨的寒風讓氣溫徘徊在零度左右,周圍的一切在清晨都顯得很安靜。5:30早餐完畢向happy isle出發,不經意閒天就蒙蒙亮,無需頭燈便可看清路。這一路都是有瀝青鋪好的平路,很是寬闊,卻起伏不定。開始我們在河的北岸行走,走到6:20左右的時候覺得在懷疑地圖上所標註的過河行人橋爲何還未出現,於是折返穿過河對岸,走了一條牲口專用的小山路。事後證明這折返完全沒有必要,我們只是低估了到過河橋的距離。

一路到nevada falls都是之字形的回轉登山路。一上到nevada falls的岔口,我們突然發現前方白茫茫的雪中有一個棕色的毛絨物種背對我們不由不忙的朝反方向離去。果然春天的到來讓動物們也出來活動,第一次在yosemite看見活動的熊,很是興奮。熊背後的liberty cap,half dome和nevada falls沐浴在晨光之中顯得非常誘人。這時大概是10:00.我們略微咀嚼了些食物,繼續在薄雪覆蓋的山路上向南行走。

Navada falls的山路如同Burd描述的一樣,冬天裏有一段佈滿了冰球,很是溼滑。幸好路段不長,小心翼翼的跨過去就好。融化的雪水在岩壁與冰墻之間的縫隙中流淌,如果一個磨砂玻璃後面的瀑布,很有藝術氣息。

到了高原地形就很平坦了。雖然雪的厚度有少量增加,卻還是在結實好走的範圍之内。我們就沿著starr king西邊的路綫繞過了這兩個陡峭的蛋形山峰,直到看得到我們要上的位于第二峰和第三峰之間的馬鞍嶺才休息。這一面雖然陡峭,但是在好天氣的鼓勵下,我們時期還是蠻高的。

有一個產仔量巨多的松樹

11:30吃完午飯開始向坡進發。這個斜坡說陡也不算,估計20多度,可是上面佈滿了各種灌木。我們在灌木與星點雪地之間穿梭,中間跨過流經這個坡中部的融雪河流。隨著高度的提升灌木叢在雪地的‘攻勢’下不斷退讓,可是中間有些倒地的大樹提供了不少麻煩。獨木橋層出不窮。直到最後的1/3, 我們才得到一些比較乾淨的雪坡,坡度估計在30度左右,雪在溫暖的陽光下略有些融化,一步踩下去往往就到底了。幸好不算深,用冰鎬行走起來感覺還是很安全的。還得稍加練習了一下self arrest。

等 我們來到馬鞍嶺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低估了這個山頭。看上去近在咫尺的坡頂讓我們走了兩個小時。風吹拂不只,山坡上有幾棵極其頑強的樹屹立在這個陣風的淫威 之下,看上去都覺得辛苦。再看看我們要上的山坡,才知道我們有大痲煩了。上個星期下的雪現在剛化,都在太陽的照耀下加速分子運動,溜著下山呢。山坡上沒有 一塊連續的乾燥地帶能讓我們穿過。Yosemite的大理石在冰川的作用下本身就光滑牆面,上面再來點水,儅滑梯再好不過,想上去就不可能了。

下 山我們選在冬面的峽谷,哪裏沒想到這次旅行真正的考驗是從下山開始的。鬆軟的雪地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下坡路經,從嶺上下來,才發現山谷裏面也是同樣鬆軟如棉 花般的雪地,高過小腿。每走一步就如果膠水一般把鞋子埋在地裡,比在沙灘上面行走阻力更甚。回頭看看剛在輕鬆愉快的下谷路徑,太陡,回爬已經不可能了。沒 辦法我們只好硬著頭皮不斷地把靴子拔出雪地,又放進去,如同蝸牛一般在雪地裏面慢慢挪動。

動 物們似乎對這塊雪地情有獨鈡。路上時不時出現幾個熊的行跡,映襯得我們的腳印如同嬰兒的一般大小。我們還是比較害怕熊的,萬一沿著這個腳印一直走,走到它 傢裏面可就不光是喝喝茶這麽簡單了。沒辦法又在雪地裏面迂回。那些還沒長成的小樹把雪頂起形成虛高,如同陷阱一般,一腳下去就到腰,還沒有辦法避開。這上 山不到2小時的路程我們花了將近3小時才下來。

等我們從樹林裏面出來了以後才發現自己不知道在地圖的什麽位置,找不到來時的路。四處在灌木叢裏面遊蕩,眼看著太陽就要落山了。Jack還是反應快,掏出iphone,發現valley的手機信號十分強健。看到GPS定位才覺得心裏踏實了。又過了1個小時我們才結束如同洗車店裏面過刷子一般的灌木叢穿越,走囘路上。

夜色慢慢降臨,half dome把自己的頂部隱藏在雲霧之中,不再關注我們凡夫俗子的世事。Nevada falls在一天太陽的照耀下歌唱得更加歡快。我們還要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完最後6英里回到營地,一天的行程持續了16個小時。雪雖薄,走一步容易,可是每一步都給你增加阻力的時候他們就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抱著酸脹的大腿,我們默默敬佩著自然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