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音乐与山峰,他们最棒

    前一阵在优胜美地公园里面游荡,偶然的机会得到题图的这张照片,海拔3255m的艾科恩的尖塔(Eichorn's Pinnacle)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有种轻盈高挑的美感。这座峰名字纪念的人,焦耳-艾科恩 (Jules Eichorn) 也有一番非常特殊的经历。 艾先生是个多产的登山家。1931年的时候,加州的首席户外俱乐部Sierra Club向会员们介绍了如何使用绳索进行攀登。同年,艾先生就穿着网球鞋,与其他的会员爬上了题图里的这个当时并没有人上去过的尖顶。 与艾先生同时接触绳索攀登的另外一位传奇人物就是诺曼克莱德 (Norman Clyde) 他的故事把诸位的手机电量耗尽都讲不完,我们改日再叙。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位克先生曾经在自己体重之后140磅(64公斤)的时候背着70磅(32公斤)的背包在加州东面首攀了140多个山峰[5]。 1933年7月29号,一位年轻帅气且多金的登山作家 Walter Starr 在加州东部的群山之间旅行。当时与他老爸(也叫Walter Starr)约定八月七号在冰川旅舍碰面。老爸在旅舍等到9号也没见人影。到了13号,是儿子该回家的时间,可是还是没有一点迹象。这时老爸就非常确信不幸已经降临到了他儿子头上。14号的时候电报给猛犸象湖镇(现在这里是个著名滑雪场)的警察局,儿子的汽车马上就被找到了。可是人并不在里面。Sierra俱乐部几个资深会员跟老爸一直在山里搜寻到了18号,也没有见到一丝人影。…


  2. 坐拥两百五十万美金之后如何是好

    新年伊始,我因为更换工作地点,在高杆子镇上四面寻找落脚的地方。高杆子镇的房子是出了名的贵,学区好,房子大,邻居本分,犯罪率低,真是精英云集飞黄腾达之地。心想这个有钱人住的地方一定是天堂。 经过快速的筛选最后在一个距离公司骑车只要二十分钟的别墅里租了一个房间,房租只要周围的80%。邻居的房子最近卖出,价值两百五十万。我欢天喜地以为自己捡到了有钱人的便宜。 房型有点像四合院,进门是个走道通进天井。当我第一次进入这个五米见方的天井,就跨过了不下五件垃圾。过了天井才进屋,在昏暗的灯光之下迎接我的是一阵猫尿的味道。穿过大厅对面就是面向后院的落地玻璃窗,被一面泛黄的窗帘半遮掩着。为了接近这个后院呼吸新鲜空气,我翻出了过去在文曲星上面玩华容道的本领,先移开椅子,拖走餐桌,跨过宽櫈,踢走猫笼,绕过猫粮,才发现大如篮球场的后院,如同原始森林一般,没有人的痕迹,然而依旧存放着两个烤肉架,3个锈迹斑斑的工具房,4个饱经风霜的椅子,及众多我不能辨识的异物。我默默的退了回去。为了便宜,为了节省时间,为了体验有钱人的生活,我忍了。 当有钱人的先决条件就是废物再利用。房东为了养活后院的原始森林,决定吧自己的食物残留放在厨房台面上的一个小桶里,集中起来再倒进后院里面的一个坑做肥。可是据我的观察桶只有两种状态,满载,和溢出。这可让他们家的4只猫老开心了,…


  3. 向着秘鲁的后花园进发

    “哦,你要去秘鲁啊,什么时候上马丘比丘?” ”我去爬山,不去马丘比丘“ ”啊?什么?“ 这是我在去秘鲁的飞机上用过最多的开场白。马丘比丘虽好,羊驼虽然可爱,可是自从两年前在Huaraz附近圣克鲁兹峡谷走了3天之后,那些白雪皑皑的尖顶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Alpamayo日落 准备将7个人的行李装在9个驴子的背上,其中包括十几公斤的食物 2016年7月由加州俱乐部组成的7人登山团队终于成行了。带队的三个人分别是登山俱乐部的会长Darren,拉丁美洲历史教授Damian,和画家Kelvin。他们在美国都有非常丰富的攀登经验,我们剩下的4个人可以说都是“包袱”。 圣克鲁兹峡谷 4300米 累了一天的驴子 从我们进山第一天开始,每天下午4点山里面就下起小雨。起初两天还只是厚重的雾,并无大碍。第三天我们用了5个多小时的艰苦攀登把一半的装备从4300m的一号营地移到5000m的二号营地,回来之后大家都累得跟驴一样。这是小雨又不合时宜的漂了过来。在我们一号营地周围的两队人都是人均话费数千美金请的职业向导队,每个队伍都有个大帐篷做避雨“宝殿”。我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干爽明亮的餐桌,咽下自己的口水,钻进自己的小睡袋里面闷着。唯独Kelvin在外面一边用钢锉打磨自己的冰斧,一边还大叫“Alpamayo我把我(斧)的齿都献给你了”,旁边的队友也接着玩笑,“希望牙仙保佑”。(冰斧上有多个齿,在使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被磨短,所以齿的数量会随着打磨的程度减少) Kelvin专心打磨冰镐 平心而论,…

    on climbing

  4. 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数动物

    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地处赤道上一个离大陆一千公里的火山群岛,地貌独特,物种丰富。当地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小镇上单车都不用上锁。 整个群岛东南角到西北角岛的年纪逐渐变得越来越年轻。现在西北角上的Isla Wolf还有活跃的火山。1978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达尔文26岁的时候乘坐轮船Beagles[1]环球旅行的过程中在这个岛上面待了五个星期,收集许多动植物标本。29年之后他综合岛上的经历,结合后来对藤壶(Barnacles)和鸽子的研究提出了著名的进化论。 现代达尔文 群岛上每个岛屿的生物都非常独特,在一个地点看到的动物并不一定在另一个地点出现。安排行程的时候要注意留足时间。这里只是管中窥豹,把这些岛的一部分特点介绍给大家。 先来个地图定个位 From Wikipedia Isla Genovesa 推荐指数:5星 群鸟之岛,无人居住。在沙滩上,树林中比比皆是的鸟巢和如绒毛玩具般的幼鸟时刻提醒着游客们这里是海鸟们的家,人类只是过客。 生物:红足鲣鸟(red footed boobies),纳兹卡鲣鸟(nazcar boobies),军舰鸟(frigate),短耳猫头鹰(short-eared owl)。 Isla…

    on traveling

  5. Gastronomía del Lima

    When most people mention gastronomical experiences in Peru, they think of the exotic animals to this mysterious Inca kingdom: guinea pig, alpaca, llama. But aside from chasing obscurity, if you also care about the taste, you shouldn't miss these layman's delicacy that surprise you from the street corner next to…

    on traveling

  6. 什么样的人才坐得起美国的救援直升机

    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的人都会听过各种令人发指的救护车账单。在三藩市的2010年一个公开文档里面显示救火队的基本生命维持运输一次收费最低是$1642. 美国2012年由政府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美国救护车收费中间值在 $429。以此类推,如果你在美国经常参加户外活动的话,关键时刻需要直升机救援的时候,需要拼尽全力避免那对心灵和钱包实施双重扼杀的账单吗? 先来看几个直升机救援的例子。 两个人在一个国家公园里面攀岩。一条很简单的多组路线,结果因为自己对时间的把握失误,爬到天黑了还没有完。两人翻过自己背包里里外外,都没有找到头灯,当时就慌了神。如果晚上在墙上面挂一夜,岂不是要被风吹成人肉干。还好公园里面有手机信号,一个电话叫来了直升机,直升机看了看,说“没事,我们今天晚上没有娱乐活动,就用直升机给你们照灯,继续爬吧”。在探照灯的强力照射之下,半个小时之后这两个人就爬到了顶。这次探照灯服务是免费的。 2016年一月,一个63岁的老太在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内华达瀑布旁边一个结了冰的光滑路面上行走,一跤摔了3米(10英尺),把几根脊椎摔断了。结果美国本土都没有扶老人作战队,也没有扶老人险,实在不能对这个老人进行安全拆除。老人被公园工作人员发现,并没有危及生命,但因为天色已晚,无法实施直升机运送,公园的人就给她一个睡袋,一些阵痛药物,让她在零下摄氏度的冰天雪地里面睡到第二天早上才由加州高速公路管理处的直升机来把她调去医院。老人并没有为直升机花钱。 一个加州救火队员在抢救森林大火的时候被烧倒的一棵碗口粗的树干直接砸在了头上。他站起来拍拍胸脯说我是打不死的八路军。当时就晕过去了。旁人见状赶快叫来救护车,…


  7. 让神经网络会做唐诗

    黑云知旧柳,时日万年春 杨柳秋云雪,光微欲满霜 相随无寂寞,出国自曾之 不是诸侯客,今朝忆白头 今年早些时候,受到Karpathy的《不可思议的神经网络》启发,我训练出了一个能做近体唐诗的神经网络。具体效果如何请各位看官移步到这个展示页面上面来自行鉴赏。代码已经放在Github上面。 神经网络(Neural Network)最近被吹捧的很厉害。各大公司们觉得好像找到了一个解决无数问题的方法,学术界觉得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论文数量翻倍的利器。它目前应用在图像和语言方面的效果非常好,原因有两个: 传统的机器学习方法都是建立在统计的基础上,但是当数据与数据之间的关系难以用统计来描述的时候传统方法就无能为力了。 传统的机器学习很多时候需要专家的知识来挑选特征(feature),特征的好坏跟学习成果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很多时候程序员们并不是绘画、语言学、古典文学或者X光片诊断专家,挑出来的特征效果往往不好。往往就算是专家,因为人的学习过程跟程序的学习过程不同,可能同样的特征还是没有用。 神经网络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克服了以上两个难点。一是神经网络里面每一个神经元都有非线性的公式,有办法抓取复杂的难以用数学公式描述的关系。二是最近几年大家经常在媒体上面见到的一些做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的网络,它们训练的时候都是原始数据输入,到结果直接输出的模型(End to End)。对于程序员来说这是一个福音,因为他们现在并不需要在某个领域成为专家就能做一些非常好玩实用的程序。就拿这个作诗的模型作为例子。我以前中学的时候成天语文不及格,一度以为自己再接着写作文就要给中国文学丢脸了。…

    on Programming

  8. Cafe with working WIFI in Manhattan

    This is just a short list of cafes that has wifi fast enough to work. Yelp's list didn't really help because there was a lot of false information. Starbucks generally works, though if you actually want decent coffee that's not over roasted and blend, you should check out these alternatives.…